吃甜少女 - 003:你这是庆祝自己脱离苦海 梨汁软糖【1V1甜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黎逸飞今天听了很多关于唐阮的事,大多都是从章玉祁那传来的,可能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唐阮在他们嘴里,是贤良淑德的典范,是受气小媳妇,是软弱无能的附属品,是拿去炫耀的工具,还他妈爱章玉祁爱得不行。

      呵,黎逸飞不禁冷笑,唐阮能是他们口中那样?

      他心里有点不舒服,但他没在意,没有刻意去思考这种不舒服的根源在哪里。

      黎逸飞的车开到了一家名叫“酒吧”的酒吧。

      这家店是他两年前开的,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他有个朋友开了一家纹身店,店名就叫“刺青”,他觉得这样取名有意思。

      刚停好车,黎逸飞就接到了一通电话,是他小叔打来的。

      他小叔叫黎林安,是他爷爷小老婆生的儿子,所以年纪上跟他差不了几岁。

      黎林安性子比他还要吊儿郎当,两人之间不计较辈分,在黎逸飞的童年记忆里黎林安比他父母更亲,陪伴他的时间更多,他们的关系也更好,有些话他爸妈说了不管用,黎林安说没准可以。

      “喂,小叔。”

      “过些天嫂子生日,小子,你回家一趟,就当是来看看我。”黎林安语重心长道。

      黎逸飞嗤笑道:“黎原和杨曼俪请你当说客啊,煞费苦心了。”

      母亲的生日宴他做为儿子不去肯定有损他们的面子,但他们也不想想,他们干的那些事,有什么脸面可言?黎逸飞长这么大他们一天都没管过,现在反过来要他跟他们扮演一家人和睦情深的戏码,以黎逸飞的脾气,听话就怪了。

      黎林安跟黎逸飞感情好,小时候黎逸飞都跟着他玩,他还去给黎逸飞开过家长会,而黎逸飞的亲生父母,连他读哪所学校可能都不知道,他这个做叔叔的,有时候也很抱不平。

      “你心里清楚我也就不多说了,我就是个传话筒,你母亲还说了,希望你找个女朋友,带回家,正经的那种。”

      黎逸飞想笑,却发现自己根本扯不动嘴角,正经?他们这些年在外头正经过吗?反过来要求他。

      黎逸飞沉默了会儿,整个人笼罩在黑夜中:“知道了,我会回去的。”

      挂断通话,黎逸飞坐在车内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头不吸,橘黄色的烟火烧了小半截,车里弥漫着烟草的味道,很浓郁的气味,有些呛人,熏得黎逸飞眼眶微红。

      从黎逸飞出生开始,他就没感受过亲情,没有被爱过,他的父母生下他,也不过是为了完成年纪到了该生孩子这项任务,因为家里催得紧,要他们传宗接代,便找了个家世相当的搭伙过日子,谈不上感情,对他的出生也没有期待,在他的记忆里,很少有他们的身影。

      小的时候他也不懂,为什么电视机里的阿姨会出现在自己父亲的床上,等他开始读书了,他才明白自己家里是做影视娱乐的,公司名称叫做耀世,签过很多艺人,电视机上的叫明星,而他的父亲,不是在出轨,就是在出轨的路上。

      如果质问黎原,他会说,他只是“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

      杨曼俪,他的母亲,也是个不好惹的人物,黎原出轨一次,她就出两次,把绿帽子给他戴满,跟不同的男人床上,反正她也只是“犯了所有女人都会犯的错”。

      离婚需要成本,分家产大家都不划算,不如各玩各的,出轨跟离婚相比,离婚才是丑闻,两个人就那样拖着,平时也不回家,黎逸飞一个人长大,认识的字多了,就能看懂杂志上写的内容,几乎每一本,都有关于他父母的“艳事”。

      他初初认识的世界,就是这么荒诞不堪的。

      身边的同学也会看新闻,有的会骂他是“野种”,编不干净的词,议论他家里的事,说完之后没当回事儿,在他们眼里,黎逸飞家有钱,有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财产,是用不着可怜的。

      从物质上讲没错,但精神上的折磨不是物质可以代替的。

      幸好黎逸飞性格不弱,他敢打回去,打到他们说不出话为止。

      直到他成年,不肯在黎家露面,远离了那些媒体,这些言论才少了许多,但关于他父母的,从来没停过。

      在这种环境长大,受着这种影响,必然会形成心理阴影,会有性格残缺,无非成长为两种极端,要么成为和他父母一样的人,要么极度痛恨。

      黎逸飞是后者,他不知道这个错误是不是所有人都犯,他只知道这个错带给了他很多痛苦,害他被人侮辱。

      迄今为止,没正常谈过恋爱,他被他们害得不懂得怎样交往感情,现在要他带个正经女朋友回来,不觉得可笑吗?

      一根烟抽完,黎逸飞拧了烟头,推开车门下车。

      老板心情好不好,酒吧工作人员都有数,看黎逸飞脚步生风的状态,他们都为梁经理捏了把汗。

      门口的保安胆战心惊道:“梁姐在。”

      黎逸飞点了点头,他嘴角紧紧抿着,脸上透着冰封千里的煞气,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火气很大,可这股子火,在踏进酒吧大门之后,又像是遇到了一汪清泉,被浇灭了。

      他在吧台看见了个人,穿着浅黄色的长裙,料子绵绵软软的,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趴在吧台上。

      只一个侧脸,他就认出了她。

      是唐阮。

      舞台上有乐手在表演,各色灯光闪烁,这么吵闹的地方,她却自带平和的气息,如一出黑白默剧,静静地待在那儿,黎逸飞的目光就自动落在了她身上,安稳又宁静,仅仅一眼,连一句对话都没有,他所有的燥郁和怒火,都得到了平息。

      黎逸飞走了过去。

      调酒师见老板过来了一愣,结果老板一直盯着人姑娘看,他更愣了,然后他就看见他脾气不好的老板推了推姑娘的背,生怕吵着人家,罕见地轻声细语道:“你怎么在这儿?喝多了?难不难受?”

      调酒师叫海迟,接话道:“她自己点的酒。”

      唐阮抬起头,她的例外出现了……

      黎逸飞是她唯一不排斥的“陌生人”。

      酒精害她头有点晕,她听清了他们的话,会在这儿是因为那个司机大叔很有趣,她说要找家酒吧,大叔就专门把她送到名叫“酒吧”的酒吧了。

      这样说来话长,唐阮就简短点,呆呆萌萌的,用波澜不惊的语气道:“我分手了。”

      不可否认,黎逸飞对她有好奇心,好奇她明明很讨厌章玉祁,为什么还要跟章玉祁交往,章玉祁根本配不上她,现在听说她分手了,黎逸飞心里的不舒服顿时烟消云散,他心情好极了,道:“你这是庆祝自己脱离苦海?”

      海迟:“……”

      见鬼了,是不是他上班的方式不对,他老板有这么好的脾气跟人闲聊?

      ————————

      甜甜:每次在评论区看见眼熟的id都很开心,第一个加更冲冲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