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好 - 第四十二章秋千(微h)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第四十二章

      毕竟被折腾得太过凶狠,凤昭幼睡得饱足了才慢慢醒转。凤昭幼觉得身上还算清爽,只腰腹和那处微微不适,凤昭幼翻了个身,感觉什么从她身上掉了下去,这才睁开眼睛查看,竟是那条幽蓝色小蛇,还在香甜的睡着。

      凤昭幼盯着看了一会儿,心底也暗自讶异自己为何不怕这条小蛇,便伸手戳弄了一下,触手微凉,鳞片碰起来还算舒服。凤昭幼忽而红了脸,没再管小蛇,而是小心翼翼下了床。

      四下打量一番,此处应该就是伽蓝舒的住处了,看上去古朴素淡,装饰物极少,只有一侧的架子上放着各种漂亮精致的瓶瓶罐罐,凤昭幼有些感兴趣,但也只是瞧了两眼,并未去碰。

      她身上穿了一身白色内衫,有些过于松垮,应是伽蓝舒的,凤昭幼在床边小案上看到摆放好的外衣,对于凤昭幼而言也是过于宽大,而且绊脚,凤昭幼便将内衫衣袖上挽了几层,却瞧见原本光洁白嫩的小臂上密密麻麻都是红紫吻痕,瞧着脸热,便又放下了。凤昭幼将衣带绕了一圈系紧,便出了房门。

      小院花草极为茂盛,其中不乏极为名贵、连宫中也不大常见的品种。有些看着极为娇艳,然花叶呈锯齿状,凤昭幼在医术上见过,这花叶可谓见血封喉。凤昭幼见状便对院中一应花草敬而远之。

      凤昭幼未在院中寻到伽蓝舒,便打开了院门,被外头的景色迷了眼,几棵乔木上大片紫蓝色花朵垂下,一旁便是一汪石潭,看着水质极为清澈,再向外看四处皆是蓝紫花丛,其上蝴蝶翩跹,凤昭幼脚刚踏出去,那群拖着长长蝶翼的蝴蝶们便飞了过来,围着凤昭幼转了几圈,有大胆的想落下,却在嗅到凤昭幼身上属于另一强大生物的气息后犹豫了,只敢围着。凤昭幼见这处蝴蝶眼熟,和她之前住的那处院子里的有些像,她也知晓南疆的各类生物都不能小看,哪怕米粒大小的小虫也可能是杀人的利器,更别提这等美得惶惑人心的生灵了。

      凤昭幼便没再理会身侧牟足力气翻飞的蝶儿们,朝不远处的乔木而去,花树极为高大,树下的落花也积了厚厚一层。凤昭幼站在树下,便想等伽蓝舒回来了,便寻些花种带回去。

      伽蓝舒早时哄着凤昭幼睡下后,便回了虫谷,召集所有长老前往凰神祭坛,虫谷毒物躁动厮杀四处溃逃,没多时地上便积了厚厚一层虫尸,再出来时长老更替了几位,甚至有两个再未从祭坛出来,其中缘由众人不敢再深思,伽蓝舒也没再多说什么,只又召了新任长老桑染,将一只低矮玉瓶递给她。

      桑染看了,一愣,复又抬头:“圣子?”

      伽蓝舒看着天色,意识切到小蛇处,发现凤昭幼已不再床上,皱了皱眉,这条蠢蛇……

      “圣子,这是?”桑染看着玉瓶里面正呼呼大睡的圣蛊,手有些抖。

      伽蓝舒神色却并未起伏,将初见凤昭幼时从她手腕上解下来的银铃丢到桑染手里:“拿着圣蛊和银铃,去群玉山外寻她的人,她们会带你去京城寻须染,她知道该怎么做。”

      桑染下意识接住银铃:“是,圣子。”

      伽蓝舒眼底闪过一阵幽蓝色的光:“接下来无名谷会闭谷,在吾出来前,任何人不许靠近。”

      “……是,圣子。”桑染唇角微微抽动,她是听过一些关于龙族、凤族、凰族的上古之事的,因此……桑染默默叹气,只能祝那位小凰族好运了……

      凤昭幼还不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她在男女情事上素来是被偏爱的那一个,那几个男人对她欲望虽极重,但到底不会做得太过,若是弄得狠了,接下来几日凤昭幼便也不会再被缠着厮磨。这便将她宠惯得有些天真,不知道主动招惹发情期毒蛇的下场。

      凤昭幼轻轻拽动乔木藤蔓,比她想象得结实很多,心思不禁活络,不知可不可以在两树之间绑个秋千,在宫中时她见她的侄儿们玩过,当时还是感兴趣的,但碍于自己毕竟是女子,便忍下了。

      凤昭幼忽而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想回头,却被人从后方整个拥入怀里,力气极重,呼吸间的热气洒在凤昭幼耳垂上,凤昭幼歪了下头,躲过了原本该印在耳垂上的啄吻,却露出纤细脆弱的脖颈。

      伽蓝舒唇按在凤昭幼颈侧脉搏上,声音略显含混:“在想什么?”

      “在想秋千……”凤昭幼脱口而出,随后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两声:“阿舒想要荡秋千吗?我可以给你做一个。”

      伽蓝舒一愣,随后眼底泛起笑意:“好。”

      凤昭幼听到伽蓝舒干脆答应有些懵,但应了人又不能反悔,便晕乎乎被伽蓝舒牵着回小院里寻了些绳索之物。

      凤昭幼见地上的绳索都快有她手腕粗了,拿起来时有些迷茫,她这些年各门各类虽学了些,但还真未学过如何架秋千。

      但她也不想在伽蓝舒面前丢面子,便强装气定神闲的当真打算亲自动手了。

      伽蓝舒却将她拽入怀中吻了吻他心痒多时的眸子:“饿不饿?”

      凤昭幼咬唇,点了点头,只觉得自己没用,什么都要夫侍照顾。

      伽蓝舒拿了食盒,凤昭幼打开尝了尝,莫名合她的口味,眼前亮了亮,夹了几筷子后才发现伽蓝舒还在一旁盯着她看,有些脸热:“你,你要吃吗?”

      伽蓝舒眼眸此时和常人无异,只是眼底如同漩涡一般,像凤昭幼有幸见过一次的汹涌的海。

      伽蓝舒唇角含笑:“幼幼先吃,幼幼吃饱了我再吃。”

      其中似有深意,但凤昭幼却未听出来,又劝了劝,伽蓝舒却转身对着两棵乔木看了看,又拿起绳索。

      凤昭幼弯了弯眼,嘴巴却硬:“阿舒可以等我给你做的。”

      伽蓝舒却不理会。

      凤昭幼吃东西的时候,小蛇终于晃晃悠悠从院内爬出了,顺着凤昭幼的腿爬上来,凤昭幼坐在石头上,它便窝到凤昭幼怀里。

      凤昭幼食量小,没吃几口便不大动了,见小蛇过来便点了点它的额头:“你饿不饿?”

      小蛇歪了歪头,伸出蛇吻舔了舔凤昭幼的下巴。

      凤昭幼便用竹箸夹了一点,小蛇竟吞下了。

      凤昭幼得了趣,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喂,不知不觉,食盒见了底,凤昭幼这才有些慌,将小蛇捧在手里摸了摸它的蛇腹。

      “哪家的小蛇吃这么多?不撑得慌吗?”

      凤昭幼仔细看看,却发现蛇腹根本没鼓起,更觉惊奇,便翻来覆去的拿着小蛇端详。

      小蛇似是羞涩,又似舒服,蛇尾蜷缩着缠住凤昭幼的手腕。凤昭幼终于摸到一处鼓起,便碰了碰,想着帮它按按说不定可以消食,便指腹在那处转圈。

      伽蓝舒在远处呼吸一重,眸底竖成一线,声音有些颤抖:“幼幼,不要碰它!”

      凤昭幼眨了眨眼,“哦”了一声,遗憾地想缩回手,小蛇却是不肯,撒娇着在凤昭幼手上缠磨着,凤昭幼心软想再帮它按按,却被小蛇绕过手心缠动着,凤昭幼察觉到不知什么磨到她的手心,想翻看却被小蛇撒着娇转移了注意力,直到伽蓝舒走过来,小蛇方径直如箭矢般游走了。

      凤昭幼手心一凉,这才看到被擦红的白嫩手心里乳白水液顺着手腕流下。

      伽蓝舒蹲下身,拿出一方帕子将凤昭幼手心擦拭干净。

      凤昭幼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面红如滴血,眼底带着羞恼:“淫蛇!”

      伽蓝舒却是叹气:“都说了让你不要碰它。”

      凤昭幼红着脸不肯抬头。

      伽蓝舒只得转移她的注意力:“秋千做好了,幼幼要试试吗?”

      凤昭幼瞬间抬头,眼底亮晶晶的,反应过来时又有些尴尬,抿了抿唇:“谁知道结不结实。”

      伽蓝舒却牵着她的手走过去,凤昭幼看呆了,浅紫深蓝的藤蔓绕在绳索上,看着极美。

      凤昭幼走过去碰了碰秋千,想坐上去。

      “不怕吾做得不够结实,摔下去吗?”

      凤昭幼却仍嘴硬:“我……我就试试。”

      伽蓝舒推了几下,凤昭幼嘴里嚷着再高些再高些。

      伽蓝舒却在秋千再次荡回时连着藤蔓抱住凤昭幼。

      凤昭幼面上尚带着潮红,眼眸懵懂:“阿舒怎么了?”

      随后乖乖在伽蓝舒臂弯上吐息:“阿舒也想坐吗?”

      伽蓝舒喉结滚动了一下:“幼幼吃饱了吗?”

      凤昭幼没想到他问了这么个问题,但也乖乖点头。

      随后补了一句:“可是剩下的被小蛇吃完了……”

      伽蓝舒一只手顺着凤昭幼的手臂而下扣住她的腰:“幼幼这么喜欢幽蓝吗?”

      “啊?”

      “喂它食物……”

      伽蓝舒另一只手握住凤昭幼手腕举起,舔了一口:“还帮那条淫蛇纾解……”

      凤昭幼纤腰被伽蓝舒不轻不重揉捏了一下,整个人酥软下来,眼底泛了迷蒙水雾。

      没等她反驳,整个人便被伽蓝舒抱起坐在他怀里。

      凤昭幼挣扎着和伽蓝舒抢夺着自己的衣带:“你要做什么?”

      可她又如何抵得过伽蓝舒四处作乱,系好的衣结到底开了,衣衫大散着,毕竟是在外头,即便没人凤昭幼也有些羞,想将衣服拢起,却被伽蓝舒转了个方向,面对面跨坐在他身上。

      凤昭幼被惹急了,眸儿瞪得浑圆:“伽蓝舒!”

      可当真对上那双竖瞳,凤昭幼却咽了咽口水,倒不是怕……不,也有点怕,因为这意味着……

      蛇瞳毕竟显得冰冷淡漠,凤昭幼有些慌了神,眸儿噙着泪,看着乖顺了,伽蓝舒却知道小祖宗要赌气,连忙揽在怀里哄了哄。

      凤昭幼吸了吸鼻子:“做什么要吓唬我。”

      “幼幼说这秋千不结实,吾想试试。”

      凤昭幼没懂,又抬头,却被伽蓝舒按着后脑吻住,唇齿相依间,凤昭幼听伽蓝舒说了一句:“我饿了。”

      ……

      作者有话说: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