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好 - 第四十章紧锁(蛇交hhh)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第四十章

      好香……

      凤昭幼咬着唇,眼底迷蒙。她这些时日夜夜被小蛇变幻出的花香围绕,那本就是雄蛇引诱雌蛇情热的求偶香气,今日又被小蛇纠缠得不上不下,此时只觉得伽蓝舒身上气息过于好闻,便揽着伽蓝舒脖颈不肯放,如猫儿般凑在伽蓝舒颈侧嗅闻。

      刚被伽蓝舒甩出去的小蛇在一旁愤怒地朝伽蓝舒嘶鸣几声,再次不甘地顺着凤昭幼的脚踝向上攀爬,速度极快,凤昭幼被吓住,眸儿中带了水色求助般看向伽蓝舒。伽蓝舒在小蛇想要钻进去的前一秒捏住它的七寸,小蛇扭动几下,终是不得动弹,随后又歪着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凤昭幼,口中发出哀哀的声响。

      凤昭幼也不知道自己哪里看出这条蛇可怜,原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那扮可怜没得逞的小蛇舔了一口。

      凤昭幼“啊”了一声软了腰身,按在床榻的手指将身下铺着的百鸟朝凤锦褥抓得起皱,那小蛇却还不肯放过,猩红的舌头从蛇吻中探出,勾弄着凤昭幼本就敏感的穴儿。

      凤昭幼被舔弄得身子发软没什么力气,便希冀着看向伽蓝舒,只见伽蓝舒眼底一片妖异的幽蓝,瞳孔在蛇瞳与人类之间来回转换,鼻尖上尽是汗珠,似是在极力隐忍。

      好甜……

      伽蓝舒听到小蛇的心声。

      她是我们的,伽蓝舒。我带你找到了她,你不可以独占!

      不如……让我共用你的五感……伽蓝舒,我们本就是一魂双体。

      不行……伽蓝舒勉力控制着本能。他若是当真和小蛇合二为一了,他会变成贪淫的怪物,更别提他……他的身体……

      凤昭幼意识到伽蓝舒不对,连忙起身查看,也顾不得作乱的小蛇:“圣子?你没事吧?”

      伽蓝舒眼底明明暗暗,像是在挣扎。

      为什么不让她来做这个决定呢?她是我们的妻主了。

      伽蓝舒似是被幽蓝说服了,他低下头不由分说含吻着凤昭幼的唇舌,像是抚慰,又像是怕被拒绝的痛苦。

      哪怕他说了她只能拒绝他一次,但她反悔了,他又能如何呢?

      凤昭幼的话被吞回唇舌之中,她身子越发燥热,手臂便将伽蓝舒缠得极紧,小蛇又趁机钻回穴儿,凤昭幼只颤抖了一下,足趾难耐的勾着。

      好奇怪……她觉得这还不够,她竟还想得到更多。

      小蛇还在引诱着伽蓝舒。

      你是主意识,不必担心旁的什么,你感受不到吗?她现在很需要你。

      就算以后嫁过去了,你也迟早会露馅的……伽蓝舒,我的欲望是你欲望的堆积,你难得真的能忍住不碰她吗?

      只靠几个亲吻,便足够了吗?

      伽蓝舒……等她回到凤栖京城,那里有她的其他夫侍,你猜猜那时候,她会要那两个能满足她的君侍,还是只肯用唇舌侍弄的你?

      伽蓝舒蛇瞳竖成一线。

      她是我的。伽蓝舒第一次在意识里回应幽蓝。

      小蛇人性化地笑笑:她是我们的。

      一直被揽在怀里吻弄的凤昭幼只觉得伽蓝舒身上越发冰凉,正巧她身上燥热,便贴得越发的紧。

      伽蓝舒终于从凤昭幼唇舌上移开,近乎痴迷的看着怀中人泛着水光的唇儿,气息尚不稳,微微喘着,眼底氤氲朦胧,哪怕看见他的蛇瞳也没有一丝一毫抗拒。

      小蛇在穴内律动着,它似乎察觉到自己怎样动凤昭幼更舒服,便朝着那一点冲撞,果然凤昭幼被撞得花汁淋漓。

      伽蓝舒手探了下去,凤昭幼以为他要再次教训不听话的小蛇,可他压根不肯碰触那处漂亮穴眼,而是抚摸着花唇花蒂,那指腹本是生了薄茧的,那处本就娇嫩,被伽蓝舒揉搓得红肿不堪,可怜兮兮地颤抖着被他那双修长漂亮的手包着。

      凤昭幼咬着唇,她好像……有点想被真正的什么东西填满……

      凤昭幼被自己的意识吓到了,她同京中那群纨绔女郎不同,她从不贪欲的,可此时她看着眼前妖冶危险的男子,却生出了这般想法。

      凤昭幼从前和那几人欢好,都是被抱着哄着,忍耐着那等巨物的入侵,每次穴儿都被喂得吞咽不下才肯罢休,她的确没大受过这等不上不下的委屈。

      她被几乎灭顶的欲望打得有些不知所措,又委屈得厉害,像是饿极了的孩童一般本能的朝伽蓝舒撒着娇,她一寸一寸移向伽蓝舒,白嫩的腿儿羞涩的分开,跌跌撞撞坐在伽蓝舒身上,眸中焦急,欲说还休。

      伽蓝舒还在极力隐忍,奈何怀里这位娇娇宝贝受不得委屈,主动来他怀里要糖吃。

      伽蓝舒安抚地抚摸着凤昭幼的发丝,清冷自持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强忍的挣扎与无奈:“你会吃苦头的。”

      凤昭幼此时什么都听不得了,她只知道身前这个人对她是纵容着的,便抖着手去解男人颈上的盘扣,她哪里做过这样的事,只解开了叁两个便没了耐心,小兽一般在伽蓝舒脖颈处拱着,甚至还伸出小舌笨拙的舔弄了两下。

      伽蓝舒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彻底崩断,手下用了力:“不要后悔……我的……幼幼。”

      凤昭幼懵懂乖巧的看着他。

      伽蓝舒叹了一口气:“后悔也晚了。”

      伽蓝舒起身,凤昭幼懵了一下,便被被子盖住了脸。

      等到她好不容易钻出来时,却见伽蓝舒解开了身上繁复的衣物,却没大让她看。

      凤昭幼摇了摇头,企图将盖在她眼眸上的手弄下去,却被伽蓝舒按着,小蛇“嘶嘶”两声,钻出凤昭幼的穴儿,转而绕在了她纤细的手臂上,禁锢得她动弹不得。

      凤昭幼感受着伽蓝舒将她的腿儿分得极开,一个东西抵了上去。

      凤昭幼眸儿睁得极大,那是什么——

      凤昭幼察觉到了危险,挣扎着想合上腿,可惜已经晚了,凤昭幼只觉得有些麻痛,更多的是被充满的满足感。

      凤昭幼呜咽一声,那东西向她穴腔内挺进,动作温柔却又不容分说。

      呜……

      肉刺刮到了穴壁,照顾到每一处穴肉,收缩着,似是挽留又像是想要将体内怪物赶出。

      凤昭幼只觉得她被整个撑开,那东西方向外抽了抽,而这是更磨人的,肉刺被卡在穴儿内,又被强行拉出,扯带着穴肉,凤昭幼不禁尖叫出声。

      伽蓝舒放开了手,以唇封口,凤昭幼的小舌也被他勾弄住,有那么一个霎那她甚至怀疑在她口中作乱的是蛇吻,否则又有哪个人的舌头能伸到喉咙处呢。

      凤昭幼被身下怪物喂得渐渐得了舒爽,可为了少受些苦仍乖顺得将腿儿勾在伽蓝舒腰上,被顶弄得有些颠簸,乳肉也跟着颤动着,那小蛇却是放开了凤昭幼的手,又来了这好去处,凤昭幼只觉得乳尖被小蛇的毒牙磨弄着,却不敢动,生怕当真被它咬破,只能任由它欺负。

      身下的穴儿也是,她看不到情形,不知道穴儿早已被那根长满肉刺的怪物撑得变了形,穴口几近透明,花汁被凿弄碾压而出,打湿了身下的锦褥。

      那根东西却不肯满足,胀大着朝胞宫挺入。

      凤昭幼被伽蓝舒整个禁锢在怀里,身上汗津津的,手伸下去碰到了小腹,却发现早便被巨物撑得鼓出它的模样。

      里边的花宫素来不好讨好,饶是伽蓝舒磨了半晌,才肯给出一点点缝隙,可面前人可不是好相与的,森林中最森冷阴毒的蛇面对自己的猎物,哪怕只嗅到一点也要紧紧咬住不放,哪怕只开了一点点缝隙,却仍被那怪物半强迫半哄骗得楔了进去,随后顶部涨得极大,锁在胞宫之中难以拔出。

      凤昭幼挣扎着动了动,发现自己无法和伽蓝舒分开,却是不肯继续了,哭闹着让伽蓝舒出去。

      伽蓝舒蛇瞳中带着温柔和浓重的占有欲:“不行的幼幼。”

      “出不来的。”

      凤昭幼抽噎着:“那怎么办。”

      伽蓝舒吻了吻凤昭幼湿漉漉的眸子:“除非我射出来,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我和幼幼,就要永远连在一起了。”

      作者有话说:别急,蛇蛇发情期到了,俩人的肉不止这两章,接下来还有。以及emm毕竟是蛇……有阴茎骨,还有肉刺……他还没真和幽蓝合二为一呢,终极形态是两根哦……哦对了,梦中的烛龙般千曜也是两根,上次看幼幼哭得可怜便没忍心都进去,要是他知道有人捷足先登了……啧啧,那场面肯定很精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