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好 - 第三十五章波云诡谲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第叁十五章

      瑶城的丰乐楼比对京城的规模略小,然风格上却更加的精致秀丽,所用器具摆件莫不透着一个“雅”字,摒弃了京城惯用的金石珠玉,多以花草植物为材。就如茶博士刚给凤昭幼上的一套点心茶果,两行人鱼贯而入,最前头的先道声喏,随后介绍送进来的茶具乃是今年雨后新竹,寻了瑶城最厉害的雕刻师傅镂雕,茶水倾倒之时有雨打竹叶之声,茶汤注入后盏身透明微绿,饮之又有淡淡竹香。而所配的茶果皆是随时令配了竹海朝露,与今日饮的午子仙毫可谓珠联璧合。

      凤昭幼没用茶博士替她泡茶,等她介绍完便令她们出去了。她先是将身上着的广袖上挽,又系了攀膊,净了手之后一一将茶具摆出。凤昭幼许久不曾亲自动手,可毕竟曾学过,如今做起来也是行云流水。她来瑶城已有七日,七日里她将身边暗卫派出去两个打探城中消息,又令子荒子萧也跟着留意来了的人是否有知道离朱果下落的,可皆一无所获。

      昨日她派去群玉山的亲卫传来消息,她们大概获知了南疆人的位置,可近日她们似要集体朝隐林而去。隐林位置偏南,常年湿热多雨瘴气横生,孕育了许多凶残狡诈的毒虫蛇蟒。因着过于危险,从未有人知晓隐林究竟有多大,里面又是何情形。凤昭幼虽有那位染先生送她的银铃可供传音,但染先生也说了,银铃的声音最多可传不过十里,再远就要碰运气了。瑶城距离群玉山,若是快马加鞭尚需两日,可她这里刚寻到些许离朱果的线索,若是此刻离开,到底前功尽弃……

      凤昭幼将泡好的第一盏茶倾倒在茶盘之中,又在茶壶中重新注入了竹水,门外脚步声响起,来者敲了敲门,没等凤昭幼说什么,便走了进来,先朝凤昭幼行了一礼:“主子。”

      凤昭幼并未抬头,也不说话。

      子荒见凤昭幼在泡茶,便自顾说了起来:“属下刚得了丰乐楼瑶城主事送来的密信,便先拆看了。是谢家女郎传来的消息,说京中有变。”

      说罢又看向凤昭幼,只见她凝神敛目专心等着茶汤泡成,似乎并未被她的话影响了心神:“谢伴读说您走后不久那位沧溟摄政王便离开了京城,陛下竟派了平君殿下护送。随后京中不知从哪里传起了太女血统有异,又过十日,太女殿下忽而不知所踪。太女失踪当日,宫门关了,陛下罢朝,所有奏折只可由丞相一人于阊阖门递给司礼尚书……也就是王君殿下,现在京中乱作一团,有人说……陛下沉疴在身,许是……许是将之大限——”

      子荒说到最后已是磕磕绊绊,到最后几字时径直跪下伏在地上,室内一时之间只有凤昭幼倾倒茶汤的声音。

      凤昭幼抬头看了看外头天色,依次注了叁盏茶汤,茶汤刚倒好,门口又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是子萧。

      凤昭幼再次净了净手,随后拿起放在一旁的锦帕擦拭:“进来吧。”

      子萧面上带着喜色,进来时先看了一眼子荒,随后规规矩矩行了一礼:“主子,刚才暗卫传来消息,寻到药仙下落了!”

      凤昭幼“嗯”了一声:“你们两个起来吧。”随后手心朝上,示意二人饮茶。

      子萧轻呷叁口,双眼发亮看着凤昭幼:“好茶!不愧是主子!”

      子荒却急匆匆大口将盏中茶汤尽数饮下,随后切切看着凤昭幼:“主子……”

      凤昭幼慢悠悠喝了一口便放下了。到底是不如谢自朝。

      随后看向子荒:“慌什么。京中无事。”

      子荒双眼瞪大:“可……可陛下她……”

      凤昭幼示意让她二人坐下:“咱们临走之前留下了染先生为陛下调养身子,染先生当时说过,陛下虽身子虚弱,但一时半刻出不了什么问题,由她调养着,最起码到来年秋分前是不会有事的。”

      “那陛下为何……”

      凤昭幼摇摇头:“我且问你,谢自朝可说了她在做什么?”

      子荒拿出密信又看了一遍:“信中不曾提到谢女郎。”

      凤昭幼哼笑一声:“能几日间便可让京中流言四起,且还抓不到踪迹的,还有谁?”

      “可她这是为什么啊!”

      凤昭幼轻轻用手指推了下茶盏,盏中波光浮动,如碧透湖泊:“应是陛下授意。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

      “可这些流言一传出来,再加上咱们府上王君平君皆授了官职,太女是您养过的,府上的家眷又有此特权,再加上您又亲自张榜万两黄金求离朱果,还可得您一诺,朝中那些人问起您又只说是好奇……现在那些人对您是越发不满了……”

      凤昭幼却不以为意:“兴许就是要人不满呢。不然……有些人如何浑水摸鱼?”

      凤昭幼只揭开了些许缝隙,便不再继续:“这些不是我们该操心的。”说罢看向子萧:“子萧,你刚说寻到药仙踪迹了?”

      子萧点头。

      凤昭幼沉吟片刻:“明日。”

      “明日你二人随我去见药仙,然后我便该继续前往群玉山了。”

      “主子,咱们去了群玉山,那谁在这里继续打探消息啊?是继续把那两个暗卫放在这儿吗?”

      凤昭幼勾了勾唇:“不,不是咱们,是我去群玉山,你们留下。”

      “那……那是暗卫陪同吗?”

      凤昭幼摇头:“她们两个也留下,我只带另外两人。”

      “不!殿下!最近朝堂上波谲云诡,瑶城这里也不安全,你只带两个暗卫,属下恐怕……”

      “听本王说完。”凤昭幼指节轻敲桌案:“昨天子苍来信,群玉山那边恐有变动,我要在她们迁去隐林前到达那里。再加上瑶城这边需要的人手多,我已派人往这处来了,而群玉山……只有我能进。”

      “你们去了也只是路上作陪,若有人真心想截我,单凭咱们五六人也是无济于事,更何况骑马需从官道走,人多了太过扎眼。你们就在这里安心打探消息,寻到离朱果是正途。”

      子荒又想说什么,却被子萧拦下,两人齐齐行礼:“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