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好 - 第八章君昼x凤昭幼h下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凤昭幼不自觉”啊“了一声,像是被原本陪她玩闹的大猫咬了一口,她还不理解为什么。凤昭幼头部仰起,细长的脖颈带着易碎的脆弱感,像是濒死的天鹅,她应是疼的,那么大的一根东西楔进她从未被人入过的花穴里,碾平里面每一处褶皱,即使不动也存在感十足,更何况……凤昭幼发现,那根东西并未完全插入,还有相当可观的部分暴露在空气中,花穴只能无可奈何地凭本能收缩着。

      ”幼幼……“君昼眼底晕着令人心悸的红,那潮红顺着眼尾蔓延至那颗赤红小痣上,带着惊心动魄的危险。他嘴唇碰了碰凤昭幼的耳垂,满意地在洁白的脖颈处又烙下一朵梅花,随后趁着凤昭幼疼懵了,开始小范围的动作起来。他依稀觉得自己保持不住他本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了。这一刻,仿佛龙族的远古基因中对于凰族的独占欲已经彻底战胜了他的理智,他的所有感觉器官都凝聚在那一处,它拼命的告诉他,这个凰族是他的了。他合该把她掠回深不见底的龙宫,占有她,蹂躏她,弄坏她……让她彻底适应他的形状,肚子里灌满他的东西,彻彻底底成为他的,他一个人的——

      凤昭幼呜咽出声,她也顾不得所谓大女子的尊严了,只用手企图推开君昼,可金尊玉贵的、纤细无力的手臂怎么推得开一只刚从洪荒中放出来的凶兽呢。凤昭幼又企图用脚踢,却是趁了男人的意,将那双腿儿分得更大,孽根又向更深处碾了碾。

      凤昭幼终是崩不住,自小到大从未吃过苦的小殿下怎受得了这个呢,眼底已沁了泪珠,如断了线一般落下,口中只是求饶——她天真的以为只要求饶了,面前的男人就会放过她。

      “不行的……君昼……不能……不能再进去了……”

      君昼喘着粗气,一遍遍吻着凤昭幼:“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忍一忍……就进去这些了,再不进去了……”

      凤昭幼哽咽着,却只能被男人按着腿进出着,渐渐凤昭幼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她只觉得又胀又烫,被君昼碰到的地方烫,被君昼亲到的地方烫,被君昼孽根深深楔入的地方涨得要命……可那孽根却不肯轻易罢休,只不断朝着穴心冲撞着,仿佛知道里边还有更美味的佳肴一般。

      凤昭幼渐得了趣,之前呜咽的声音也逐渐变了样子,又娇又媚,只逼得男人想更用力一些,逼出更多,而那尚且暴露在外的部分也不肯满足了,君昼狠了狠心,将凤昭幼两条细白的腿分到最大,然后整个人沉了下去。

      从未受过如此苦楚的小殿下整个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彻底哭开了,一面哭一面推着君昼,让君昼出去。凤昭幼将手慌乱的伸向小腹:“顶破了……一定顶破了……”凤昭幼悲从心中来,她想着这两个来月自己先是被抓回来完婚,完婚也就罢了,这两位夫侍一个个又不待见她,想算计她,凤昭幼想着那她也要做一个大量的妻主,不与他们计较。可谁承想,他们不如别家夫侍温柔小意也就罢了,床榻之上也不如别家夫侍,哪有夫侍这般对待妻主的……

      凤昭幼心里想着,嘴上却也不把门,将心里所想说了出来。

      君昼听着眯了眯眼,将凤昭幼从水中抱到了榻上,随后双手扶住凤昭幼的纤腰:“妻主看上哪家夫侍了?”说着挺了挺腰。

      凤昭幼哀哀叫了一声,不敢说话。

      君昼却不肯放过她,底下动作着,口里也接着说:”妻主是凤栖国的亲王殿下,污糟事向来传不进您的耳里。“

      ”妻主不知道,京中有名的大家侍君,背地里也是养着情人的……有的年老色衰,妻主宠爱不再的,自然是欲壑难填,甚至要养上好几个……“

      君昼看着身下面色潮红的美人儿,眼底难得带上冰冷:”他们啊,最喜欢的就是美人了,可京中最美的还有谁呢……殿下若是落入他们手中,自然是被日日夜夜锁在床榻上宠爱……“君昼用了力,似乎撞上了穴心深处的小嘴儿,被吸弄得险些泄了出来。

      凤昭幼眼底已然带了惊慌,被君昼插弄得如同被暴雨击打过的娇嫩蔷薇,却不肯将那美妙的声音轻易泄出,只轻咬自己的唇瓣。

      君昼伸手按住了凤昭幼的小舌,使得那贝齿咬在他的手指上,以此解救那饱受摧残的可怜唇瓣,嘴里却还是不住吓唬凤昭幼:”妻主看来是厌了君昼,那不如……昼便去请那些个侍君来侍候……便看他们是否如您口中的……嗯……温柔小意?“

      凤昭幼感受着君昼的阳具以极缓慢的速度抽出她的花穴,那穴肉却是记吃不记打,挽留着刚刚侵扰顶撞的大家伙,凤昭幼努力抬头看着君昼,似乎在辨认他的神情,只见他面上极度认真,似乎真的打算去接那些人来侍奉凤昭幼。

      凤昭幼有些怕了,却更觉得委屈,也不吭声,闭着眼,泪珠大颗大颗落下。

      君昼见凤昭幼这般,慌了神,连忙将凤昭幼抱起,纳入怀中,手不住落在背上安抚:“不要怕……殿下……昼刚刚只是开玩笑的……殿下说别家夫侍好,昼心中妒意难忍……”君昼一下下吻去凤昭幼的泪珠,眼底却是一片猩红,“我又怎舍得让他们来侍奉殿下呢……他们敢看殿下一眼,昼便让他们在这京中再无立足之处——”话说着,那根孽物再次全根没入,凤昭幼跟着抽噎了一声。

      凤昭幼此时是坐在君昼怀里的,那根东西入得极深,速度也如发了疯一般,一下一下撞入穴儿的最深处,凤昭幼不知被撞到了什么地方,眼前闪过白光,脚背绷直,穴儿不断收缩,汁水不住向外涌出。这方只是第一次,凤昭幼便潮喷了……而君昼却仍没泄出来。

      君昼再次将凤昭幼压在身下,因着大婚,浴厅里的床榻也被铺了绣缠颈鸳鸯的红色喜被,凤昭幼嫩白的手臂被按在深红的喜被上显得格外的脆弱,君昼不再压抑自己的本性,只任意驰骋着,他盯着底下人囿于情欲的脸,贪婪得一丝一毫也不想被别人瞧见,脑中却想着方才他吓唬凤昭幼的那番话,这样的宝贝,无论是上了谁的塌,都是被压弄着亵玩的那个吧……眼见着那处淡粉的穴儿被自己丑陋的孽根抽插成肿胀的嫣红,这种满足感又岂是旁事能给的,至于旁人……敢觊觎恶龙宝藏的,又有哪一个可以轻易脱身呢?他只是不想吓到这位天真的小殿下,若是真的有人敢引诱他的宝贝、他的幼幼,又岂是单纯的在京中无立足之地这么简单?便是废了那双招子,再扔到野地上,被狼犬吞吃殆尽,他才能微微压住心底的戾气吧?

      这一夜,凤昭幼到最后嗓子都喊得沙哑,男人似乎永不餍足。凤昭幼先是被压在浴厅小榻上插弄得泄了一次,随后又被抱回了寝房,又是近一个时辰的插弄亵玩,肚子里又被射满男人的浊物。那时凤昭幼已是困得不行,却被男人以清理为由再次被抱回了浴厅,在水里被淫弄了一回。这回没等男人泄出,凤昭幼已是累得昏了过去,至于接下来是否被再度亵玩,对于不省人事的凤昭幼来说,已是无从考证了。

      正院侍奉的侍人们这一夜过得也是心惊胆战,按照王府的规矩,亲王幸侍君,外头要有小侍守着的,一是随时候着里头主子有什么需求,二是亲王若是不满足,便要由小侍来继续侍寝。外头的小侍原本心底满怀期待,但没多久便被正君院里的人堵着不让进。但声音却是能听到的,往日清冷淡漠的亲王此时又娇又媚,哪像是宠幸夫侍,更像是被幸的那一个,毫无大女子气概……可那声音只一声,便听得人恨不得冲进去,恨不得被殿下压在身下的是自己。凤昭幼在寝房中时不时传出几声泣音,小侍们心中莫名对那位好运的亲王正君生出怨怼之情,这样娇贵的殿下,若是让他们来侍奉,定会温柔小意,让殿下享受鱼水之欢,又岂会像正君这般……这般粗鲁,那逸出门外的顶撞声,仿佛要将殿下吞吃入腹……他们心底畅想着若是自己该如何侍奉,却下意识忽略掉心底被压制的恶意……无论是谁将这样的美人压在身底,那情况又会好多少呢?

      天色熹微,正院的声音渐消,西苑灯火尚明。

      进来回禀的侍从跪在地上,神色微妙,似在为主上伤心,又似是在靠近正院、听到那声音后,心底起了些隐秘心思……

      云祁仍在不慌不忙的擦拭着手中的宝剑,至于心底如何,面上倒是看不出的:“你明日回边境吧,这里不必侍候了。”

      那侍从眼底闪过惊慌:“将……将军?”他想问为何,但对上云祁的眼睛,话却说不出了。

      只见那总是如同沉静深潭般的眼眸此时已经闪过压抑到极致的暴虐:”敢升起那份心思,吾不杀你,便只看在自幼相识的份上,你走吧。“说罢将剑插入鞘中,大步而去。今日确实是君昼棋快一招,可胜负尚且未定……他云家世代为凤栖尽忠,到了他这一代,云家只剩下他一人,他建立无数功勋此时却囿于四方宅院,他便别无他求,只要一个凤昭幼,不过分吧……就算过分又如何呢……那个娇气的小殿下……只能是他的……

      侍从瘫软在地,泣不成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