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好 - 第七章君昼×凤昭幼h上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凤昭幼回府的时候还想着今天应该是躲过去了,毕竟她不大想遇到这两人。

      但刚到内院,远远便看到正院灯火通明,她原本只以为是侍人亮灯等她回来,但越近越觉得不对,待到近了才发现君昼正领着侍人在门口等她。

      凤昭幼心底叹气,躲是躲不过了。

      她也不知这两人是怎么一回事,君昼是个笑面虎,凤昭幼总觉得他在琢磨着怎么算计她,云祁那边是武场那次得了甜头,总想央着凤昭幼做完那日的事。但凤昭幼忆及那日如同撕裂般的疼,便说什么都不肯,总拒绝夫侍求欢又不大好,便只能躲出去。

      凤昭幼以为先沉不住气的会是云祁,没想到来正院堵人的却是君昼。

      没等凤昭幼走近,君昼便先笑意沉沉的迎上来行礼:“妻主。”

      凤昭幼只好营业般的笑笑,随后将君昼扶起:“正君。”

      君昼这次起身,没给凤昭幼缩手的机会,直接将手插入凤昭幼的手缝之中,十指相缠。凤昭幼一愣,但看了看外头人多,便没做什么不该有的举动,以免伤了正君的体面。而这正合了君昼的心意,君昼勾了勾唇角,牵着凤昭幼回了正院。

      凤昭幼原本想将君昼往书斋里引——她见君昼二人一向是在书斋,偶尔在正厅。但君昼却径直穿过正厅,朝寝房里去了。

      “你……”凤昭幼刚要开口,便被君昼挡了回去。

      “妻主出去奔忙一日,应是累了,侍身早已让他们备好了汤池,妻主泡一泡,解解乏。”凤昭幼觉得今日的君昼有些奇怪,但还是没有在侍人面前表现出来。

      浴厅与寝房相连,池子上面铺了一层上好的脂玉,原本打算直接引温泉水的,但御医说凤昭幼泡久了不好,当年便将温泉池设在了西苑,如今是云祁住着了。

      凤昭幼的浴厅胜在面积大,里面书架,床榻一应俱全,就是为了凤昭幼沐浴无聊时消遣。到了浴厅,因着凤昭幼自及笄后便没了被人服侍沐浴的习惯,侍人们终于退下了。

      凤昭幼这才静静看向君昼,想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君昼却面色自然的准备为凤昭幼宽衣解带。

      “你当真想侍奉我沐浴?”

      君昼面带贤良:“妻主累了一日,理应由昼为妻主沐身。”

      凤昭幼只看着君昼:“虽你我为夫妻,实则并未真正圆房,沐浴一事却是难为你。”

      君昼面露难色,小心翼翼的看向凤昭幼:“侍身刚刚在众目睽睽之下随妻主进了浴厅,现在出去,侍身也不知道他们会说出什么来……”

      “他们不敢的。”凤昭幼不为所动:“你是宁王府正儿八经的宁王正君,谁都不能冒犯于你。”

      凤昭幼懒得探究他到底想做什么,只转身打算自己入浴池:“你出去吧。”

      谁料君昼直接自后方抱住了凤昭幼,声音似乎有些委屈:“侍身不出去。”

      君昼胸膛极为火热,凤昭幼被抱住有些不适,尤其是听到他心脏乱跳的声音。凤昭幼想伸手拉开君昼,却反被他握住手腕拉到肩处轻轻舔吻了一口,一下又一下,似在轻轻撩拨着凤昭幼,嘴里同时一声声喊着妻主,一声比一声喑哑。

      凤昭幼莫名觉得危险,但君昼的声音过于可怜兮兮,凤昭幼明知道他可能在玩花样,但也没办法对一个公子说出什么重话。

      君昼一根一根手指亲过去,心底却像是一个无底的空洞,只觉得无法满足,可凤昭幼却不肯给他,他只能继续装着可怜。

      “侍身听说……妻主前几日宠幸了云平君……”君昼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让它越发的低落,甚至似乎有了微微的哭腔:“侍身不是故意窥探妻主的行踪……只是……只是侍身爱慕妻主,侍身知道自己虽为正君,但不过是陛下为了让您和云平君顺利完婚才娶回来的摆设……”

      “侍身有自知之明的……不敢奢求太多……”

      凤昭幼僵了一下,心底暗暗叹气,即便她知道君昼此人着实有些危险,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他在这场闹剧中也是无辜的,被一纸诏书制掣着嫁入宁王府,任是谁都会心里有怨。

      “你不要想太多……”凤昭幼觉得自己这句话太过苍白无力,随后努力想到了皇姐面对后宫君侍哭闹时的样子,逐字搬了过来:“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君昼眼底闪过一丝得逞后的满足愉悦,口里还是带着哭腔:“侍身想要您……”

      “侍身一日不同您圆房,一日便名不正、言不顺……”

      凤昭幼莫名忆起那日的痛楚,便想要拒绝,但这又是夫侍的正当要求,她没办法拒绝。

      君昼当然知道凤昭幼在想什么:“妻主放心,侍身会让您舒服的……”

      君昼感觉到凤昭幼逐渐放松了下来,便将手探向凤昭幼的衣带,轻轻一扯,便整个散开了。圆润的肩、纤薄脆弱的背暴露在君昼面前,君昼眼底闪过一阵痴迷,径直在那张蝴蝶骨上印下一个吻痕,随后沿着脊柱间的凹陷处一路向下,亲吻凤昭幼的腰窝,这一系列的动作下来,凤昭幼倒还算是舒服的,心里想着只要不做到最后,她还是可以用别的法子满足君昼。

      凤昭幼想着不能和他正经圆房,到底对君昼产生一丝亏欠,是以他无论亲的多过分,凤昭幼也只咬着唇忍着。

      君昼明白凤昭幼的小心思,他就是要让她舒服,舒服了才会让他往下做,否则就算是强做了,她没有得趣,他便也会如同云祁一般,被她躲着不肯见面。

      君昼按照避火图上说的,慢慢抚慰着凤昭幼,反反复复的亲吻到底让她放下了戒备,随后君昼抱住凤昭幼进了汤池之中。两人正面相对,因着君昼没有脱衣服,是以凤昭幼没有见到那个让她心惊胆战的物事,心底也没怎么怕,再加上君昼也只是吻她,便更没什么可怕了。

      君昼不同于云祁,他并不在凤昭幼面前表现出自己的侵占欲。他像是个经验十足的猎人,看着眼前的猫儿渐渐被他吻得失了警惕之心,这才试探的勾缠起她的唇舌。

      这次凤昭幼倒乖,许是尝过一次滋味了,觉得还不错,便主动将小舌递给了君昼,君昼扫荡着凤昭幼的口腔,趁着凤昭幼的注意力都在唇舌之上,一点点褪去了那已被水打湿的亵裤,而凤昭幼并没有意识,只以为自己腿软站不住,主动将那双腿勾缠在君昼的腰间。君昼这才肯放过凤昭幼的唇舌,只恋恋不舍的又啄吻了两下,随后一路向下,先是在那处脖颈留连忘返,而后吻上乳儿。君昼看着那红樱已经颤巍巍的立起,便知道凤昭幼动情了。

      但他却不肯直接满足她,而是一下下啃噬着那两处白嫩香软,直到已经被他欺凌得红肿不堪,他才如同不小心一般的用唇轻轻擦过红樱。

      凤昭幼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很奇怪,明明之前不舒服的事情,却被君昼挑弄的舒服极了,可莫名又有几分不满足,至于哪里不满足,她又不懂,只能靠君昼一点点给她,直到君昼用唇擦了一下那处红樱,她才恍惚明白这里也要亲。凤昭幼是个被宠惯长大的亲王,自幼物欲极轻,但想要的东西也会直接开口说,像是此时,她便向前送着身子,理直气壮地将乳珠递到君昼的面前:“这里也要亲!”

      君昼看着眼前染了几分欲望的小殿下,她似乎并不明白自己面前的是一个怎样凶狠的恶兽,却被他温顺的外壳迷惑,不知道自己是在被诱哄着被他拆吃入腹,只是贪着一点欢愉,真是个……真是个合该被他吞吃、被他肏弄、被他按在身下任予任求的宝贝。

      君昼如凤昭幼所愿,张嘴叼住了那椒乳,用嘴吸嘬,用牙齿轻咬,在将它吐出,看它染上晶莹的水光,肿成原来的两倍大,这才看到小宝贝似欢愉似痛苦的表情,她似乎在挣扎着,想从他编织的欲网中挣脱出来,却又不得章法。

      太天真了啊……像是林里的幼鹿,被猛虎咬住了脆弱的脖颈,还天真的以为自己面前的是一只没有危险的猫……

      君昼试探着探向小宝贝的腿心,虽然泡在池子里,但也能感受到穴儿的湿意。但还不够,如何能让他的小宝贝如同刚才那般将穴儿递给他吃呢,自然是先让她感受到一点甜头,譬如……君昼握住凤昭幼的纤腰,让她坐在汤池之上,随后俯身下去,趁凤昭幼还没反应过来,在穴儿上舔了一口……唔……甜的……君昼反复的在克制自己的理智,他须得让小宝贝先舒服了,他才能正式享用大餐。

      凤昭幼一愣……那一处……她自己除了沐浴时都没怎么用手碰过的那一处……竟然被君昼舔了一口……那里怎么能舔呢……趁着凤昭幼还在愣神,君昼又舔弄了上去。

      凤昭幼的穴儿尚是未经人事的淡粉,被舔弄后穴儿还羞涩的合了合。更像是勾引了,像是一朵花在诱惑他进去。

      他也曾外出打猎,明白越是美丽的花儿便越是有毒,便越可能将猎物绞杀殆尽。君昼只觉得自己那处硬的像一块石头,或是一把剑,想要回到自己剑鞘的一把剑。

      凤昭幼直到穴儿完完整整被舔弄了一遍,这才反应了过来,穴儿本来就小,被这般反反复复舔弄着,凤昭幼觉得别扭的紧,仿佛自己整个人被染上了君昼的味道。这怎么能行呢,凤昭幼的腿想要合上,但那人的脑袋还在那里,想推开君昼的头,却被君昼狠狠吸了一口花蒂,随后痉挛着没了力气,那推搡的几下都不如猫爪子。

      君昼一边忘乎所以的舔弄着,一边不忘观察凤昭幼的表情,那双美丽沉静的眸子已经染上了欲望的颜色,近乎失神,但仍是天真的、似乎还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

      君昼试探着就着他带来的秘药送进去一根手指,刚要进去,凤昭幼似是清醒了一般,哭噎着不肯,她似乎想讨巧,想将乳儿送过去,或是将自己诱人极了的唇舌。

      她似乎天真的以为这两处可以成为穴儿的替代品,转移君昼的注意力。君昼原本想强硬一点,但还是被小宝贝哭得心疼,一遍遍亲吻着凤昭幼,意图安抚住她。

      君昼故技重施,再次颇含技巧的侍弄那两处乳儿,凤昭幼果然再次抽抽噎噎的陷入到欲望之中,底下的穴儿有了感觉,似乎在渴求着什么,君昼这一次极顺利的送进去了第一根手指。凤昭幼还是觉得不适,但至少不疼,虽然那根手指在她穴儿里进进出出太过奇怪,但不疼,便任由他去了。君昼却觉得寸步难行,只是一根手指而已,进去后竟是面临了极大的阻力,整根推进去后又因那吸力抽不出来,像是个眼大肚小的贪吃娃娃,且那处湿润滑腻,没一处不在挤压着、吸嘬着他,像是他之前养过的未断奶的乳猫,贪婪的想让人喂更多的东西进去。

      君昼抽插了几十次,随后又送进去一根手指。

      第二根手指的存在感未免太强,凤昭幼已然开始哭闹了,臀儿四下摆弄,似是想将那手指甩出去,到最后甩不出去不说,还只能任由他推进去了第叁根。

      凤昭幼眼底的欲望已经在逐步消退了,君昼知道如果凤昭幼彻底清醒过来,他便没有机会进去了,便将他的小姑娘整个抱在怀里,一遍遍亲吻抚慰着,诱哄着:“不疼的……我不会让你疼的……”君昼不想喊凤昭幼妻主了,他总觉得这样喊太过生疏,他原本想等等再哄骗凤昭幼告诉他她的小名,可此时却是情之所至,根本由不得自己:“幼幼……”

      凤昭幼讶异看了一眼君昼,似是没想到他竟如此大胆,敢喊她的名字。

      “你……你大……唔……”

      凤昭幼话没出口,便被君昼堵了回去。

      君昼一边舔弄着凤昭幼的上颚,一边脱下自己的亵裤将那物事放出来。君昼上衣未褪,主要担心凤昭幼看到他的那根东西会害怕,便用上衣挡着。

      君昼原本想放进第四根手指,但无论如何都推不进去,他也知道自己这根东西只事先放叁根还是不容易进去,但小姑娘现在清醒了点,他再不加快速度让她得趣,她便要翻脸不认人了。君昼单手固定住凤昭幼的腰,另一只手按住凤昭幼脑后,和她缠绵深吻,小姑娘因为君昼手指终于抽了出去,有些开心,便张着嘴巴任由他吻,君昼在最后一刻用自己的东西抵住凤昭幼的穴儿,嘴里轻轻呢喃着:“幼幼……”

      随后,长驱直入——

      作者有话说:一次更两章,唔,好困……大家有多余的猪猪嘛,可以给幼幼嘛!你们看幼幼多乖呀!

      还有大家有繁体字需求嘛?如果有的话我想想怎么转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