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好 - 第六章(剧情,新人物出现)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第六章

      若说这京城夜间最热闹的地方当属城南的丰乐楼了,丰乐楼分为四庭阁一主楼,呈众星拱月之势,楼阁之间通过桥梁连为一体,融会贯通,吃喝玩乐一应俱全。对于这丰乐楼的东家,京里头向来是众说纷纭的,有说是城西永安巷顾丞相家的二小姐开的,有说是城东乌衣坊苏将军开的,可谓是说什么的都有,但所有人都共有的一个意识便是,这丰乐楼背后的东家绝对不简单。

      今晚丰乐楼据说请了南地一位名角儿,是以楼上楼下早早儿的等满了人。戌时一刻,那位角儿方上了翰云台,只先开了开嗓,便惹来一片掌声。待到唱了一折后,气氛已然达到了高潮,无论是一楼的散座,还是二楼叁楼的雅间,无一不是向台上掷着打赏。只翰云台正对着的叁楼中间的那个雅间全然一片寂静,虽也往外送了打赏,但却静悄悄的。然此时众人的焦点皆在那位名角儿玉生烟身上,至于一个雅间有没有动静自是无人关注的。饶是有人好奇,往那处看了一眼,也会发现虽那雅间开着窗,但仍有一排嵌珠帘,时不时随着人流掌声轻轻晃动,露出一截玄色衣角,再多的便看不到了。

      顺着衣角向上,先看见一只骨肉匀称的手轻轻搭在窗边,随后是倚在自己手臂上那张脸——因主人穿着玄色缂丝襦裙,外罩银丝绣鸾袍,原本玉白的脸蛋被衬出几分不近人情的冰冷,眸子半阖着,被蝶翼般的羽睫遮住情绪,显得分外的倦怠,她似是在聚着精神听戏,又像是自己在想些什么。

      “吱呀——”推门声响起,随后是一个人走进来,脚步不紧不慢,在凤昭幼身后站定。凤昭幼没有回头,动作甚至都没变一下。

      “往日你未成婚时,我多次邀你出来你都不肯,如今佳人在侧,怎么反倒连日往外跑了呢?”那人开口,声音微沙哑,慵懒中带着几分调侃,尾调略涩,带着几分酸意。

      “你回来了?”凤昭幼开口,眸子还在盯着底下的玉生烟,似乎只是勉强分给来人几分注意力,但身后人倒是没多说什么,毕竟这样的福气也不是人人都有的了。

      “嗯。今天回的,听谢一说你连着叁天来这儿,便过来看看。”谢自朝开口,顺手拿起了倒放在小案上的白玉茶盏,先烫了一遍,随后又亲自洗茶烹茶,待到放得能入口了方递到凤昭幼唇边,凤昭幼只微微启齿,由着谢自朝喂了进去,喝了叁口便不再张嘴。谢自朝皱了皱眉,从怀里拿出帕子小心翼翼帮凤昭幼擦干不小心留下的水痕:“怎么就喝几口?”

      凤昭幼觉得胳膊酸了,便坐起来点,想去换另一只搭着。“也不知道上次说我饮茶如同牛嚼牡丹的人是谁了。”

      谢自朝叹气,轻拨凤昭幼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随后不轻不重的帮小祖宗按起了胳膊:“我还不是怕你喝了太多对脾胃不好。”

      凤昭幼撇撇嘴,将头靠在谢自朝怀里,触到一片柔软:“唔……还是这里舒服。”

      “凤昭幼!”谢自朝咬牙,想挪开她,但被凤昭幼先一步扭过身子,那双莹白藕臂从宽大的广袖间掉了出来,搂上了谢自朝的脖子,小巧的下巴偏生垫在谢自朝胸前,黑白分明的眸子睁大盯着她不放,随后挑了挑眉:“怎么了……姐姐?”

      谢自朝脸先是涨红,随后眸色渐深,莫名平静了下来,只是抓着凤昭幼肩膀的手越发用力。凤昭幼久久等不到谢自朝推开她,还被她握的吃痛,不禁挣了一下,一动,谢自朝便松开了。凤昭幼揉弄着肩膀,歪着头看谢自朝,眼底带着好奇:“奇怪,你怎么不推我了?之前每次我碰你一下,你都如贞洁烈女一般,怎么出去一趟转性了?”

      谢自朝深吸一口气,手却朝凤昭幼衣襟处伸去:“凤昭幼,你不逗弄我会……便没别的乐趣了吗?”

      凤昭幼只歪着头笑,任谢自朝解开她的衣带,查看凤昭幼的肩。只见肩头此时已泛起红,谢自朝知道没多时便会开始青紫,便从衣袖暗袋中找出一瓶乳白色的药膏,轻轻涂上去,一面涂一面揉搓。

      “谁叫你像个小公子似的,不小心碰到你你便着恼。”

      谢自朝一路涂到肩颈相连的位置,不小心看到几处淡色的瘀痕。手顿了一下,移开了眼。“你若这样对旁家的公子,人家早就大棒子把你打出来了。”

      凤昭幼轻笑一声:“你以为我谁家公子都会碰?若不是你我自幼一起长大,你以为我搭理你?”

      谢自朝冷哼,眼睛又瞟过那处瘀痕,嘴几次张合,却还是没有忍住,故作平静的帮凤昭幼收拢衣襟:“你和你新入门的那两位夫侍相处的还算愉悦?”

      凤昭幼笑容微凝,没说什么。

      谢自朝从八岁起便入宫做了凤昭幼的伴读,素来凤昭幼只须一个表情她便能猜出她的心思,此时看她的状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谢自朝莫名心情好了许多,刚想说什么,只听外面传来敲门声:“主子,苏二小姐求见。”

      谢自朝帮凤昭幼捋平身上的褶皱,再抬头时神色已然不同了:“叫她等着。”

      “苏二小姐说西北那边新来了一批玩意儿,说不定您会喜欢。”

      谢自朝凤眸微眯,极快的闪过一丝冷色,随后又看向怀里的凤昭幼,她前日收到凤昭幼来丰乐楼的消息便往回赶,刚见到这小祖宗才不到半个时辰,谢自朝实在舍不得走。

      凤昭幼却了然,自己从谢自朝怀里爬了出来:“你去吧,我也得回府了。”

      谢自朝想抓住凤昭幼衣袖,但又发觉自己并没有拦她的理由。

      “好。”谢自朝低头,明显兴致不高。

      凤昭幼却叹了一口气,弯腰俯视尚未起身的谢自朝:“确定不回朝廷了吗?”

      谢自朝苦笑,摇了摇头。朝廷各方势力过于繁杂,稍有不慎便会落入她人的陷阱,她自身又有不能诉诸于人的秘密,更何况……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凤昭幼点点头,倒是在她意料之中,只是有点可惜,毕竟这可是四年前连中叁元榜首,年仅十七的状元郎啊,原本该入朝中为她皇姐分忧的。而她离开朝廷之后,唯一能入凤昭幼眼的便是去年的叁元君项,后来殿试时发现也不过如此,完全不像笔试时那般惊艳,最后只得了一榜七名,不堪重用。

      “我先走了。”凤昭幼懒洋洋挥手,看看时辰,君昼云祁应该睡下了,她现在回去应和他们碰不上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