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好 - 第三章h的前奏曲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第叁章

      凤昭幼那日进宫最终以兵荒马乱收场,等她意识清醒时已是发现自己在宁王府了。

      外头的酒馆茶楼再次传起了闲话,说宁王殿下对自己家中夫侍颇为不满,刚进宫便幸了一个宫人,而宁王正君也不是好相与的,得知消息后便赶过去将那宫人赏了鸩酒。这流言凤昭幼自来听惯了,便不大放在心上,但君昼是个男子,清誉还是蛮重要的,最终凤昭幼还是派了府中暗卫去处理了外头传流言的人。

      关于那日,凤昭幼记忆有些模糊了,只记得最后有一人将她抱起,身上有一股极为好闻的冷香,像是梅香。

      “那天……我是怎么回来的?”凤昭幼放下手中的棋谱,目光投向在书斋服侍的侍从。

      子葵一愣,她也没想到时隔六七日,凤昭幼竟然问起这件事了。要说她这位主子平素性子最是冷淡,万事不经心,那日从宫里回来,反应过来自己受了皇太君的算计, 也只是恼了片刻,派人将亲王印送去宫中,随后紧闭府门,无论谁来都不肯见,过了叁日,太君亲自来了一趟,表示绝不再会插手她后院的事,这才收回了印玺。

      除此之外,她也没见凤昭幼再问询过这事。子葵心思在心底转了一瞬,便只老老实实的说了那日的情形:“那日属下离得远,等找到殿下时正看见正君殿下在替您整理衣衫,属下原本想要接手的,但正君他没放,直接将您抱了回来……”

      子葵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属下还是第一次看到正君殿下冷脸呢,正君殿下平素最为和善了,那日属下竟觉得他有些……”可怕……子葵意识到自己说了太多,便将话吞了回去。

      凤昭幼“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只再次翻起了手中还没看完的棋谱。

      子葵识趣的站回了原处,也没提当时那个宫人的事。一个意图爬床的宫人,还异想天开染指宁王殿下,哪怕当时正君殿下没有动手,也会被赐死的。子葵咂吧咂吧嘴,那日奇怪的不止正君殿下啊,那位西苑的平君看着表情也奇怪的紧,以至于她觉得,若不是君昼正君先赐了鸩酒,云祁平君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子葵东扯西扯的想着,二门外叩门声惹了她的注意,向外看去,外头守着的小侍走到院内行礼:“殿下,正君殿下求见。”自从回府之后,君昼便日日来主院请安,凤昭幼原是不大习惯的,她只想着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便好,但想着总得在阖府下人面前给正君个体面,便让他进来了。君昼这人极会察言观色,每每见凤昭幼不喜交谈,便在一旁陪着,也不多说什么,偶尔见凤昭幼看的书,浅浅说上几句,有时吸引凤昭幼注意了,两人也会就此交谈一番。甚至昨日君昼还陪着凤昭幼下了一盘棋,外头人看上去这夫妻二人似乎亲密了许多,但凤昭幼莫名还是觉得这人古怪的紧,也不想以后日日和他作伴。

      凤昭幼听着外头小侍还在等她的示下,原本想让她回绝君昼,就说自己午睡未醒,且先回去。但她刚一抬头,便看见庭院外门早就开了,君昼正站在那儿向这边看,更不巧的是视线与凤昭幼相对。君昼愣了一下,眼眸中泛起笑意,衬得眼尾那颗赤色小痣越发生动妖艳。

      凤昭幼叹了口气:“请正君进来吧。”

      凤昭幼放下书,站起来迎君昼,心里漫不尽心想着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她须得想个法子回岐南行宫了。

      君昼很快便进了凤昭幼的书斋,在凤昭幼面前屈身行礼。凤昭幼只得伸手去扶:“都说了正君不必行礼的,你我日后相处之日久,虚礼便去了吧。”

      君昼笑而不语,只眼底深了深,看向凤昭幼纤如葱管的素手,扶了上去,可这并未持续多久,君昼站起,凤昭幼便将手收回了。君昼捻了捻碰过的地方,心下微微叹息,还是不够啊……怎么碰都不够……

      凤昭幼引君昼去坐,自己又靠回了窗边的软榻上。当年皇太君曾无数次因此批评她身为皇女坐没坐相像是没有骨头一般,但时间久了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凤昭幼见没人说她了,更是乐得自在,自己捣鼓了不少舒适柔软的垫子用来倚靠。

      君昼视线从进来后便没离开过凤昭幼,此时凤昭幼穿了一身雪蚕丝制成的夏衫,这中蚕丝制成的衣衫触之生凉不浸汗渍,唯独有一点便是颇为清透,君昼视力本就极佳,坐在侧面正好看得见凤昭幼挪动时里边着的赤色小衣,他没记错的话,他那日拖走那狂徒后,短短窥见过里边的美景。君昼喉结处不由得轻轻滑动了两下,莫名有些干渴。

      凤昭幼找了个舒适些的姿势,随后才舍得将视线投向君昼。君昼不由得心底暗自喟叹,今日阳光很好,几缕日光顺着镂空的雕窗正好洒在凤昭幼身上,衬得她肤色几近透明,原本沉静的眼底似被光照染上了几丝温度,此时静静看向君昼,君昼竟觉得若是这目光能长久停在他身上便好了。“你来得巧,正好我有话与你说。”凤昭幼思量着组织语言。

      “妻主请讲。”

      这个称谓着实惹得凤昭幼惊诧了一瞬,无论是君昼还是云祁,往日都只称她为殿下,妻主倒也是第一次听。君昼自己说完也是一赧,他素来讲话前都要思虑精详斟酌字句,刚那句妻主却是脱口而出,他此时目光紧紧盯着凤昭幼,见那双眸子只在初始闪过一分诧异,随后便归于沉静,似乎无论他做什么,都不会在她心间留下痕迹。

      凤昭幼被君昼盯的不自在,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视线:“我过几日要回一趟岐南行宫,当时回的匆忙,有些事尚未处理完。”

      君昼面上笑容微敛:“妻主可须侍身……与平君陪驾?”

      凤昭幼微微摇头,随口诌着胡话:“路上颠簸辛苦,我一人倒也罢了,你们便安心在府中吧,更何况我会很快回来。”

      骗子。君昼敛目。他几年前也曾在外行走,路虽远,但也算不上颠簸,再者说亲王仪仗又怎会颠簸,她只是不想他同去罢了。更何况……君昼心底清楚,与凤昭幼相处越久越清楚外头传的那些全不可信,凤昭幼这人别说滥情了,简直就是无情。君昼想着凤昭幼这一走,便不知道何年何月会回来了。

      君昼记得自己曾拜于大儒门下,那大儒素来不喜于他,初时他只以为是因为他的男子,后来他亲耳听到她与她师姐的交谈。

      师姐问先生何故对君昼如此冷淡。

      他亲耳听到先生回道:“此子心思缜密,喜怒莫测,看似知礼守节,实则最为偏执顽固,藏污纳垢,此后极容易走了偏路,届时便是不可收场,不能与之谋也。”

      君昼想到这里竟是笑了,抬眼望向凤昭幼,师傅说的没错,他想要的,即便是用哄、用骗,用上万般计策,总归,这个人,会是他的。

      作者碎碎念:果然预估失败了,没写到肉。下章一定吧。我接着写,写完待会儿就发下一章,写不完就明天发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