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好 - 第二章(有肉渣,姑且算是微H?)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第二章

      坊间如何传姑且不提,单论凤昭幼本人对于这件事是极为郁闷的。凤昭幼自幼体弱,养成了个喜静爱娇的性子,每日自己独自下下棋看看古籍也就权当消遣了,更别提自幼被那起子热情过度的男子吓到过,对男人更是提不起兴趣。

      此时凤昭幼便撅着嘴靠在自家皇姐的养心殿的美人榻上,眉心微蹙,已是十二分的不满。想她上个月被绑回京城便直接被抓去成亲,还不止一个,一个月之内娶了两个。可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想与的,那个正君君昼看上去温文尔雅,大婚之夜两人初相见他却丝毫不见局促,行为举止完全符合大家公子的典范,只笑吟吟的看着凤昭幼,凤昭幼找了由头推了圆房一事,他却也不着恼,后来两人相处半月有余,凤昭幼越发觉得自己这个正君为人待事滴水不漏,阖府上下没有不喜欢他的,但凤昭幼莫名总觉得君昼身上有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凤昭幼不明所以,便只敬而远之。

      另一个平君云祁便更别说了,完全是个冰美人,凤昭幼被迫在他院子里与他日夜相对了十余日,两人愣是一句话没说过,只各做各的。凤昭幼更对他提不起什么心思。

      宁王府门外的凤梧卫刚撤,凤昭幼便跑来了皇宫兴师问罪。

      “你倒也别怪阿姐,律法在那儿,你不肯嫁娶是绝对不成的,更何况你如今都快十八了,身边多少也该有两个侍奉的人。若你来日开窍了,喜欢哪个,再抬进府里便是。”

      凤昭幼被凤昭明先是诉苦,再加诱劝,搞得毫无办法。小殿下难得吃了瘪,也不想回府上面对那两个冤家,便一个人跑去了御花园散心。养心殿到御花园的路不算远,若是个体魄正常的人来回走上叁两个来回都不会气喘,可凤昭幼偏生体虚得很,平素又娇气,能乘轿绝不走着,如今走这些路下来,不由得有些气息不稳,云鬓隐隐透出汗意,玉白的面上难得微红。

      凤昭幼走时是负气离开的,身边也没带个宫人,此时四下望去,一面是牡丹园,另一面是竹林,凤昭幼心知自己是迷了路,便站在远处期待有人路过。

      没多时,一个素衣宫人走过来,手上端着一个四足青玉杯,不知要去何处,看见凤昭幼一人站在那儿,先是一惊,随后连忙俯身行礼,头低下,掩住了眸中流动的情绪。

      宫人甫一跪下,凤昭幼正巧看到了杯中荡漾的清澈液体,不由得有些口渴。

      “这是什么?”

      那宫人将头俯得更低,声线里带着急不可闻的抖,却不像是恐惧,更像是某些不可名状的兴奋——“是皇太君殿下送给您补身用的酒,奴正要送去养心殿,不想您在这处。”

      凤昭幼也没多问,只当是父君又给她寻来了什么补品,端起来一饮而尽,喝得急了,几滴酒液没来得及吞咽下去,顺着玉颈一路而下,微微打湿丝帛制成的衣领,流到了看不见的去处。凤昭幼勉强止住渴意,这才来得及叫那宫人起身:“本王寻不见路了,你送我出宫吧。”

      那宫人起身言是,便在前面不远不近的带着路。凤昭幼见宫人朝着竹林的方向走,也不疑有他,只跟了上去。天色逐渐暗下来,宫灯燃起,凤昭幼莫名觉得刚才那杯酒非但没起作用,反而让她更加口渴了起来,不仅如此,凤昭幼莫名有些燥热,思虑着是不是今日穿了太多的衣裳,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腿部莫名发软,最后一个趔趄,原本在前面的宫人却紧紧扶住了凤昭幼,嘴里还说着什么越矩之罪,但手丝毫未抖,只说前面有个凉亭,且扶凤昭幼去坐坐。

      凤昭幼素来清冷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此时莫名荡起几丝波澜,眼神逐渐迷离,皓齿轻咬朱唇,似是期冀用这点子疼痛让自己清醒过来,完全没注意到那宫人越发放纵的动作,一只手已悄悄移至凤昭幼的腰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早在凤昭幼气势汹汹朝养心殿去的那会儿,延寿宫的宋尚宫便朝着宁王府去了,没多时,宁王正君、平君各自乘轿入宫给皇太君请安。君昼、云祁刚入殿没多时,皇太君便让二人掀开衣袖,见守宫砂还在,便微微叹气:“宁王素来任性妄为,哀家知道你们两个是好孩子,新婚一月遭此冷落,着实是委屈你们了,只是宁王如今也将十八了,当年她皇姐像她这么大时,早已诞下两女一子——”皇太君的话戛然而止,随后朝宋尚宫的方向看了一眼,宋尚宫会意,行礼退下。

      “哀家令人给宁儿送了暖情酒,今日你们在她身边好好服侍,如何成事便看你们的了。”话说完也没给两人反应的时机,只按了按眉心:“哀家累了,便不留你们在这儿枯等,早早儿去找宁儿去吧。”

      两人行了礼,便从延寿殿处退了出来,门口早便来了一位尚宫给二人引路。

      君昼礼数周全的道了声谢,面上笑意似乎没落下过,似乎真打算按照皇太君的指令去服侍凤昭幼。君昼生得一副好颜色,面部线条虽非重重勾勒,却莫名带着江南水墨气,眼尾处斜斜划过去一颗赤色小痣,原本偏清淡写意的面庞添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妖冶,仿佛什么东西轻轻在心上搔弄了一下。尚宫暗暗感叹这位宁王正君不愧是昔日第一公子,又将目光投向一旁的云祁,云祁也是难得的美人,但却与君昼相反,云祁眉眼间带着极强的侵略性,细细看来带着些许杀伐之气,偏又冷淡如新雪,让人一眼望过后不敢再看第二眼。云祁刚从殿中出来,便毫不掩饰自己对于这事的冷淡,眉眼间萦绕着淡淡郁气,薄唇微抿,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尚宫绕过御花园,将二人引入一处宫殿,便屈身行礼:“不多时过去送酒的宫人便会将殿下引至此处,两位殿下莫要负了太君的一片苦心,奴婢便先退下了。”尚宫离开,一时间殿中只剩下君昼云祁两人,云祁只坐在一侧,冷淡不发一言。君昼面上却带着一丝笑意,似乎这真是位温柔极了的公子,可细细看去,他的眼底却是冷的,犹如幽潭。天光渐暗,说好了要被送来的凤昭幼却是迟迟未到,眼看着宫门还有大半个时辰便要关了,君昼看向殿外远处绵延的黑云:“宁王殿下应是不会来了,不知云平君意欲如何?”

      云祁倦怠的掀起眼皮看了看天色,过了一会儿才冷硬开口:“回府。”

      君昼轻轻颌首,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宫殿。

      前头便是御花园,两人此时走在这处竟是无人打扰,身后的侍从远远坠着不敢靠近。“云小将军当真要如此冷漠抗拒下去吗?”

      云祁一顿,回头冷冷看向君昼,没有言语。君昼面上弧度不改,看上去却莫名认真了些许,“昼知云将军心中不平,明明见识才略不输女子,却要被身份束缚在此,正如昼当年替族姐科举,连中叁元,却还要被困在这四方天地间……”

      世人皆知君昼当年守孝耽搁了婚事,却不知他改换头面参加了科考,但最后还是被族人拖回府中关了起来。“不知云将军如何想,但,昼心不甘。”

      云祁神色微微恍惚,难得开口,声音却是带着浓重的苦涩:“如今你我已嫁入宁王府,你待如何?”“昼只是认为,你我并非敌人,且志向相同,都不想侍奉一个纨绔……昼手下尚有几名美侍,之前听闻宁王是个浪荡女子,素来喜欢玩得开的……倒是可惜了她那身皮囊,明明也算钟灵毓秀,偏生是个酒袋饭囊。”君昼莫名想到与凤昭幼的初见,心下莫名划过什么,只是太快了,他无从分辨。

      两人不再原地僵持,而是继续向前走。

      云祁思索片刻,刚要说什么,便听到不远处竹林传来异响。

      “唔……嗯……”那声音极为甜腻,似是带着钩子,抑或如猫儿一般,明知不该过去,却非引人入其中一探究竟。

      君昼脸上闪过莫名,随后一抹厌恶彻底冲碎之前不自知升出的柔软感情,不怒反笑:“听声音……倒像是咱们那位殿下的。”

      云祁不置可否,他与凤昭幼相处那些时日,说是相处,两人只是分居两室,话都没说一句。

      不远处的侍从这时也走了过来,意欲上前查看究竟是何人作乱。

      没等靠近,君昼便听那声音再度传来。

      “放……放肆!”颤巍巍的声音中带着极为黏稠的甜,似是最甜的蜜糖,却又带着一丝色厉内荏的怒气,却丝毫无法让人产生惧意。

      君昼上前几步,竹林内凉亭中的画面终于收入了眼底——那位京城中出了名的好色纨绔,此时却偏倒在凉亭的石柱上,额头上沁着细细密密的汗,面色潮红,偏生眸儿极亮,饱满红润的樱唇微张,细细喘着,皱着眉看向半跪在她身前的宫人。

      “你在做什么?”凤昭幼只觉得自己热极,起初这宫人将她带入凉亭中,替她松了松领口,她并未发觉什么不对,只任由他动作,可没过多时,那宫人手脚开始不老实起来。凤昭幼觉得极为不对,努力想看清眼前这人,却只依稀看出是个面容白净的男子,趁着凤昭幼出神,宫人又将凤昭幼搂抱入怀。凤昭幼性子如猫儿,身上也如猫儿一般柔若无骨,没有一处不软,偏生身量纤细,整个拢入怀中也毫不费力。

      那宫人抱住凤昭幼后越发心驰荡漾,轻轻解开了凤昭幼外头罩衣的衣带,外袍散开,里边是身齐腰的襦裙,因着领口早早被扯开,大片雪肤露出。

      凤昭幼莫名不适,想将散开的衣服拢起。可那宫人却趁着她没时间顾及下身,轻轻脱去凤昭幼的鞋袜。那双脚生得极美,脚趾粉白,圆润可爱,可足弓却瘦削,泛青的血管更是勾出几分羸弱之美,脚腕纤细娇嫩,正适合被握在手中把玩。那宫人看得入了痴,仿佛被什么迷住了心窍,张口便含吻上去。此时凤昭幼便是再不知晓情事,也知这不对劲,伸脚踹了上去,随后想站起来离开,却因腿软瘫倒在地,踉跄着起身跑了几步又被他按着纤腰拖了回去。

      “放肆!”凤昭幼神情中带着惊慌,偏又色厉内荏,明明怕极了,极力掩饰声音中的哭腔。

      那宫人见凤昭幼醒神,便也不管不顾了起来,一边粗暴的撕扯起她的衣服,另一边苦苦哀求:“是皇太君让奴来的,他让奴给您送暖情酒,还让奴侍奉您。”

      凤昭幼挣扎之下打了宫人一巴掌,宫人倒没见有事,凤昭幼的手心泛了红。

      宫人握住凤昭幼的手腕,俊俏的面庞已然有些扭曲:“奴是自幼陪殿下长大的,殿下可曾正眼看过奴?奴爱慕殿下已久,殿下您看看奴,奴只求一夕之乐,哪怕之后死也值了。”

      凤昭幼挣扎不过,随着动作领口被开的越发的大,乳儿也依稀暴露在空气中。

      此时的君昼云祁却是愣了神,他们最初以为凤昭幼在这凉亭之中幸宫人,看着又不对,原本以为的淫词浪语仿佛也不当真是那回事,或者说,那场景简直荒唐至极,更像是……更像是那个宫人在强迫凤昭幼……男子强迫女子?这似乎是极荒唐的,可事实偏又摆在面前,那个娇弱尊贵的宁王殿下在宫人的制掣下毫无还手之力,眼看他双手意欲伸至裙底,却只能蹙着眉头,似是要被逼出泪来。

      想来……她落泪应是极美的吧?

      君昼脑子莫名闪过这个念头,可随后又觉得自己疯魔了,他心底燃起一股抹不掉的杀意,他竟觉得……竟觉得,这宫人竟意欲染指他的……宝物!

      作者强行有话说:看到这里的客官们应该发现了目前出场的两位男主都有点不情不愿,且各怀鬼胎,放心吧,打脸剧情虽迟但到,若你原本想利用一个人,却偏生被她吸引,欲罢不能,与盟友反目。你享受到了与她如鱼似水的甜蜜,可随后,她发现了你之前的利用,此时早已情根深种的你,又该怎么办呢?

      注:所有男主都会对女主产生独占欲,但又没办法,毕竟女儿没有心呢~

      还有那个宫人不是男主哈,他只是个幸运的炮灰,唤醒了男主们对于珍宝的独占欲,下一章可能就要被咔嚓掉了。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会上肉吧……大概吧……如果我写得完的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